2020-12-25
一切都因疫情,2020 年鐘錶界翻天覆地

 

迪拜 LVMH 鐘錶周是今年拔得頭籌的鐘錶盛會

1月13日至15日,LVMH 集團旗下四大品牌寶格麗、宇舶、泰格豪雅、真力時在迪拜舉辦首屆 LVMH 鐘錶周。這是今年度拔得頭籌的首個鐘錶盛會。正當全球鐘錶從業人員與表迷朋友歡欣鼓舞、整裝待發準備前往接下來的各大表展之際,疫情毫無預警地爆發了!

首先是原定三月初於蘇黎世登場的“Time to Move”表展緊急喊卡。去年斯沃琪集團集體退出巴塞爾表展,6個高端品牌——寶璣、寶珀、格拉蘇蒂原創、雅克德羅、海瑞溫斯頓、歐米茄聯手舉辦了首屆“Time to Move”表展,沒想到今年第2屆就因疫情夭折。

精工也很悲催,今年是 Grand Seiko 誕生 60 周年,勢必有很多重量級作品推出。同樣因為疫情,先是取消了大陸媒體的邀請,緊接著隨著日本疫情失控,品牌首席運營官Shuji Takahashi正式宣佈活動取消,著實令人扼腕。

然而更令人感到震驚的是,原定於 4 月底、5 月初舉辦的“鐘錶與奇跡”(Watches & Wonders)日內瓦國際高級鐘錶展和“巴塞爾國際鐘錶珠寶展”(Baselworld)這兩個全球最重要的表展也相繼取消,讓近幾年每況愈下的表展再遭重拳打擊。

 

超過百年歷史的巴塞爾表展竟然在疫情中轟然倒塌

全球歷史最悠久、規模最龐大的鐘錶展“BaselWorld”近幾年爆發“退群潮”,繼2017 年雅典、芝柏、寶詩龍、玳美雅轉戰他地,2018 年愛馬仕、迪奧、摩凡陀、尊皇、玉寶以及一眾時尚品牌陸續出走,參展商數量銳減至 650 個左右,幾乎流失過半。而失血最嚴重的,莫過於去年斯沃琪集團旗下 18 個品牌集體退席,其後百年靈與精工也加入撤退大軍,讓這個老牌卻也老化的表展面臨空前危機。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4 月底再爆重磅消息,勞力士、百達翡麗、香奈兒、蕭邦、帝舵宣佈退出巴塞爾表展,將攜手FHH瑞士高級製錶基金會創立全新鐘錶貿易展,並於 2021 年 4 月初在日內瓦 Palexpo 展覽中心與“鐘錶與奇跡”同期舉辦。

導火索還是疫情,因為疫情而延遲或取消的表展,主辦單位以已經產生費用為由,不肯退還品牌已付的參展費用,導致群情激憤。這幾個“鐵哥們”的退出,不是暗示巴塞爾這個百年老表展前景悲涼,而是擺明壽終正寢。

 

 

“鐘錶與奇跡”日內瓦高級鐘錶展統一線上發佈新品

危機就是轉機!也正是因為疫情,以往高高在上的奢侈名表品牌終於放下身段,開始重視線上管道。今年各品牌紛紛將新品發佈形式改為線上發佈,甚至是線上直播發佈。此外“鐘錶與奇跡”高級鐘錶展也隨著原定展期,所有參展品牌於 watchesandwonders.com 線上集體發佈新品。

不僅是新品發佈,甚至銷售也向線上發展。眾多品牌開出電商平臺旗艦店,允許經銷商線上上銷售產品,也有的在微信小程式上販售限量商品。甚至帶貨直播,也為產品銷售打開一扇大門。

但讓不少品牌覺得困擾的,還在於退貨率居高不下的問題,甚至可達 50% 以上。在交付電商平臺以及網紅主播高昂的管道費與提成分紅後,卻要獨自承擔高退貨率,網上銷售要探討的地方還有很多。

 

停擺大半年後,“日內瓦鐘錶日”於八月底終於登場

對表迷來說,8 月 26 日至 29 日在日內瓦舉辦的“日內瓦鐘錶日”(Geneve Watch Day)頗受矚目,畢竟這是受疫情影響、整個鐘錶產業停擺半年後舉辦的首個線下實體表展。

參展品牌包括:百年靈、寶格麗、芝柏、雅典、播威、寶齊萊、亨利慕時、艾美、De Bethune、Gérald Genta、MB&F、Urwerk、ArtyA、Ateliers Louis Moinet、 Czapek & Cie.、Ferdinand Berthoud和Reuge。不同于以往集中在特定的展覽中心參展,這 17 個品牌在日內瓦的多個酒店和精品店向零售商、媒體以及公眾分別展示新款腕表。

雖然“日內瓦鐘錶日”也邀請全球鐘錶愛好者參與,但由於疫情與隔離措施諸多因素,國人前往參與的意願極其低落,而沒有中國人的表展?冷清也就可想而知。

 

“鐘錶與奇跡”表展首度移師上海

無法出國參展,那麼在家門口舉辦的“鐘錶與奇跡”表展無疑成了一大盛事。“鐘錶與奇跡”於 9 月 9 日至 13 日在上海西岸藝術中心舉行,為嚴格遵守安全防疫措施,展覽憑邀請入場,11 個參展品牌——朗格、名士、卡地亞、萬國 、積家、沛納海、帕瑪強尼、伯爵、Purnell、羅傑杜彼、江詩丹唐,為媒體朋友、零售夥伴及品牌 VIP 呈現全新力作,叫板日內瓦鐘錶日,分庭抗禮。

 

去海南免稅店買奢侈品成為疫情下的旅遊大熱選項

緊接著,9 月 29 日至 10 月 31 日,“鐘錶與奇跡”轉戰三亞,在位於三亞的國際免稅城舉辦,由瑞士高級製錶基金會與中國旅遊集團中免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合作,參展品牌和上海站基本相同,但多了愛馬仕、萬寶龍,少了帕瑪強尼、Purnell。

和上海站的發佈新品相較,三亞站更趨向於面向大眾銷售,尤其是自 7 月 1 日起,政府宣佈將每人每年的海南離島免稅購物額度從 3 萬元提升至 10 萬元,讓鐘錶品牌嗅到商機,大舉進軍海南。

在國內購買奢侈品和在海南免稅店購買奢侈品,最直觀的差別就是可以節省 13% 左右的稅款——也就是說,10 萬元的腕表,只要掏 8 萬 7 千元就可入手。更何況以往在海外購表,在回國過海關時,難免提心吊膽,怕萬一被查到,得繳交高額稅金罰款,嚴重的,還得吃上走私逃漏稅的官司,非常得不償失。現在到海南正大光明地購買免稅品,完全不必擔心這些麻煩事,尤其日後的保養維修也變得高枕無憂。

 

曆峰集團攜旗下 8 個鐘錶品牌進軍第 3 屆進博會

第三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CIIE)於 11 月 5 日至 10 日在上海國家會展中心舉辦,我們欣喜地發現今年有更多鐘錶品牌入駐進博會,開雲集團的芝柏、雅典,斯沃琪集團的天梭,曆峰集團的卡地亞、萬國、積家、萬寶龍、沛納海、伯爵、江詩丹唐,甚至已經 3 年不參加表展的梵克雅寶也來共襄盛舉,熱鬧非凡。

其實這些品牌都早已進入大陸市場,並且都擁有自己的專賣店、經銷商,在消費者心目中都有一定知名度,又不是發佈大量年度新品的表展,為什麼還要來湊熱鬧?據行業裡的人說,這是給政府做面子,也算公關工程。

目前歐洲又身陷第二波新冠肺炎疫情,遠遠望不到結束的盡頭,這讓人不禁對明年幾大表展是否能順利舉辦憂心忡忡(原定 2021 年 4 月 7 日到 13 日舉辦的“鐘錶與奇跡”日內瓦鐘錶展 11 月 17 日宣佈,將以 100% 線上形式舉辦,實體展覽確定取消)。如果局勢再不見好轉,或許明年的中國進博會將會成為絕大多數鐘錶品牌展示新品與爭取銷售佳績的主戰場。

有可能嗎?我們拭目以待!

疫情全球延燒,中國大陸成為瑞士鐘錶出口唯一正增長的市場

身為免稅港口,地處東亞中心,又有內地市場做靠山,讓香港地區多年來穩居瑞士鐘錶出口第一大市場,但自去年 6 月開始,隨著“反修例”持續騷亂,再加上今年幾波疫情反撲,已經讓香港的旅遊業、餐飲業、零售業飽受打擊,也讓香港跌下佔據多年的瑞士鐘錶出口寶座,並隨後被美國與內地趕超。

資料顯示,今年 6 月,瑞士鐘錶出口總額同比去年降幅達到 35%,但隨著大陸的復工複產,經濟重啟,降幅開始收窄,到了 10 月,出口總額為18.8億瑞郎,較去年同期僅下降 7.1%。2020 年前 10 個月,瑞士手錶出口總額為 133.2億瑞郎,較去年同期減少 25.8%;但要知道,在今年前 6 個月,這個數字為 35.7%。

今年前 10 個月,大陸穩固了其在瑞士手錶海外市場第一的位置,出口量同比去年增長 11.3%,也是唯一一個正增長的市場。在此期間,其他 9 個主要海外市場均呈下跌趨勢:美國 -20.9%、香港地區 -40.8%、日本 -31%、英國 -29.1%、新加坡 -27.7%、德國 -24.5%、阿聯酋 -21.5%、法國 -39%、義大利 -36.1%。

第 20 屆日內瓦高級鐘錶大賞獲獎者

日內瓦高級鐘錶大賞(GPHG)今年來到第 20 屆,11 月 12 日以線上直播方式公佈了 2020 年得獎名單。近幾年,我們看到評審團大量青睞獨立製錶品牌,讓這個有“鐘錶界奧斯卡”之稱的獎項越來越小眾。這個獎項本來已經吸引不到像百達翡麗、勞力士、卡地亞以及斯沃琪集團的認可與參與,再這麼玩下去,可以改稱“獨立製錶大賞”了。

今年的情況有所改善,雖然還是有像 Greubel Forsey 、Charles Girardier、Voutilainen、Ferdinand Berthoud、Petermann Bédat 這些非常非常小眾的品牌,但也不乏像伯爵、江詩丹唐、梵克雅寶、寶格麗、帝舵、百年靈、帕瑪強尼、播威這樣的主流品牌獲獎,算是達到較好的平衡。不過今年幾個獎項的歸屬,確實讓人大跌眼鏡。

伯爵 Altilpano 至臻超薄 Ultimate Concept 腕表眾望所歸奪得 2020 日內瓦高級鐘錶大賞金指針最高殊榮

最佳複雜功能男士腕表頒給了高珀富斯手工製作陀飛輪腕表,但這款表的亮點是“純手工打造”,和複雜功能沾不上邊,而且還是 2019 年推出的。最佳潛水表頒給了百年靈超級海洋系列腕表,同樣是去年的款式,甚至搭載的還不是自製機芯。挑戰獎頒給了帝舵碧灣 1958 型海軍藍潛水腕表,但到底哪裡挑戰了?這不是舊表款換個錶盤和表圈顏色嗎?然後去年新設立了一個經典表款獎,去年得獎的是愛彼的皇家橡樹系列,這無可厚非,但今年得獎的是寶格麗的 Aluminium Chronograph 腕表,就讓人有些不服氣。今年還增設了無畏獎、創新獎、啟示獎、非凡機械獎,光獎項名稱就覺得十分空泛,就是為了頒獎而頒獎。

今年 GPHG 做出大變革,以往入圍和評獎結果是由一個 30 多人組成的評委會投票選出,其成員包括藏家、媒體、經銷商、學者專家以及獨立製錶師等。今年在原有基礎上成立 GPHG 學院,人數擴大到 350 人。我不敢說 350 人中有的濫竽充數,但我相信很多人是連實際表款都沒見過就投下“神聖一票”了。

 

勞力士蠔式恒動型 36 毫米腕表再次引發溢價效應

近幾年,製錶領域越來越大膽、越好色,在顏色的嘗試上仿佛打翻調色盤,五顏六色,眼花繚亂。這些靚麗繽紛的色彩讓腕表煥發不一樣的味道,傳遞不一樣的心情,讓腕表徹底變為一種配飾,而且不是女性專屬,男人也可以找到心儀的色彩。

9 月 1 日當勞力士發佈 2020 年度新品,在表圈炸了鍋。品牌在新款蠔式恒動型 36 毫米腕表一口氣推出 5 款色澤鮮豔的漆面錶盤——粉紅色、淡藍色、鮮黃色、翠綠色及珊瑚紅色。保守低調的勞力士這次在顏色上的大躍進,立即引發熱議,並帶動搶訂熱潮,充分說明了製錶界這股追求更加斑斕色彩的風潮,連呼風喚雨的老大哥也按捺不住了。尤其它們搭載在品牌的入門表款蠔式恒動系列,以精鋼材質現身,價格 43,400 元,相信會贏得新時代年輕消費群體喜愛,再次引發“溢價效應”。

 

宇舶堪稱玩轉色彩的高手

另一個玩轉顏色的高手是宇舶,對顏色的運用揮灑更是隨心所欲、百無禁忌。千禧粉、天空藍、冷棕色……2019 年宇舶首創繽紛彩色陶瓷材質,並獲得獨家專利,自此,幾乎沒有顏色是宇舶不能或不敢嘗試的。

愛彼今年也在 Code 11:59 系列自動上鏈腕表和計時碼表上大玩色彩遊戲,不但採用白金與玫瑰金雙色錶殼設計,帶有放射紋的煙熏亮漆錶盤更有藍色、酒紅、紫色、淺灰和深灰 5 種色調選擇。

 

今年六月,蒂芙尼宣佈易烊千璽成為“蒂芙尼 T 代言人”,深耕中國市場

大家應該還記得去年 11 月 LVMH 集團宣佈,將以 162 億美元收購蒂芙尼,但沒想到進入 2020 年,一場疫情差點讓佳偶變怨偶。9 月 9 日 LVMH 集團發佈聲明,稱無法完成收購計畫,同日稍晚,蒂芙尼發佈聲明,稱已對LVMH提起訴訟。兩者反目為仇,對簿公堂。

到了 11 月,持續一個多月的“分手大戲”終於落下帷幕,雙方盡釋前嫌、握手言和,就收購價格達成一致。收購總額從 162 億美元降至 158 億美元,直接減少了約 4.3 億美元。雙方預計這筆交易將在 2021 年早些時候完成。

蒂芙尼日前公佈了截至 10 月 31 日的第三季度業績,財報顯示,淨利潤為 1.19 億美元,比去年同期的 7800 萬美元增長 52%。值得關注的是,蒂芙尼在中國大陸的銷售額同比增長逾 70%,中國市場的強勁表現抵消了部分地區市場下跌的負面影響。此外電子商務銷售額飆升 92%,占總銷售額的 12%,而過去三個財年中這一比例僅為 6%。WWD

(本文內容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 WWD 國際時尚特訊立場,開設專欄目的為廣開言路,與時尚產業從業者及時尚愛好者分享不同聲音,促進獨立思考。)

 

TEL:886-2-25679494 FAX:886-2-25679465
E-MAIL:twciatwn@ms54.hinet.net
台北市中山區長春路40號11F之1(RM.1,11FL,NO.40,CHANG CHN RD.,TAIPEI,TAIWAN)